香港警队曾广标督察

三十多年前,曾广标督察曾入选香港警察特别任务连,担任狙击手,但造化弄人,一场事故导致他的右手失能,断送了他的职业生涯,之后的中风更是雪上加霜。这位神枪手放

三十多年前,曾广标督察曾入选香港警察特别任务连,担任狙击手,但造化弄人,一场事故导致他的右手失能,断送了他的职业生涯,之后的中风更是雪上加霜。这位神枪手放下了手中的枪,从此远离火线。

图片 1

尽管如此,他并没有放弃。

这位狙击手一直通过学习新的知识来武装自己,并且积极投身志愿工作。现在,就让我们来了解他的心路历程,看看这名飞虎是如何踏过那些雨雪风霜的:

1982年11月,曾广标参与遴选,经过一番百里挑一的激烈竞争,加入了香港皇家警察特别任务连。他眼力超常,体能一流,能够时刻保持冷静,被上级选拔任用,接受了狙击手的相关训练,随后,他又担任医疗支援小队的主官,给队友们提供即时支援。

但命运的方向盘有时并不掌握在当事人的手中,1991年1月15日的一次意外,彻底改写了他的人生。

那天,我记得很清楚,是在美国的弗吉尼亚州,我正和飞虎队的其他同仁一道,与美国海豹突击队进行联合训练。预设战情是一群恐怖分子在公海上劫持了一艘军舰,我们和海豹突击队联合行动,营救被绑人质。

那时我正准备从武装艇向被劫船只的甲板上爬,但一根4英寸粗的钢缆突然断裂,我笔直向下坠落30英尺,重重摔在武装艇上,尽管那时我仍有意识,但已经动不了了。

图片 2

经诊断,曾广标的伤势为多发性骨折,膝盖,锁骨,背部,肋骨均未能幸免。最不幸的是,他的神经断裂,导致右臂失能。他随后被送回香港接受医疗急救。

祸不单行,在1991年7月,他遭遇了第二个重大挫折。在经历了两次大型手术之后,他忽然中风,导致右侧半身不遂,在经过九小时的急救手术之后,这位飞虎坚强的活了下来。

曾广标这样回忆当时的心路历程:一连串的挫折真是令我心如死灰,持续的伤病让我觉得自身毫无价值。以前的我体能好,身体棒,但那次训练事故就是一个分水岭,自此之后我甚至连最基本的事情也无法做到。当我看见同事们开开心心地参加各种训练,转眼又想到那对我来说是可望不可及的,心情不由得十分低落

坏消息还是一个接一个的从医生那里传来,曾广标说:“医生跟我说,尽管我的右臂神经已经接驳好,但在两年内仍然不能移动,肯定是永久性残废了。”

在经历了这么多的困难之后,曾广标并没有怨天尤人,他选择直面这一切的挑战,坚持每天做复健运动,希望右手能在某天再度灵活起来。他说:“我知道,如果右手不运动的话,肌肉就会萎缩坏死,坚持做复健也许能让右手恢复一些。我用一根棍子来进行复健运动。双手握住棍子两头,用左手举起棍子,这样可以带动右手活动。

“1993年的某天,在一次运动中,我放下棍子后,右手忽然可以移动半寸,我知道我有希望了。那种欣喜若狂的感受,真是难以言表”

现在,曾广标的右手被诊断为百分之十五残疾,不能拿诸如枪械一类的重物,使用筷子时也不甚方便。在这段艰难岁月里,他保持乐观,他自费修完管理课程,并在美国完成两个医疗课程,用知识武装自己,迎接未来的挑战。虽然并不能随心所欲的运用右手,但他坚持下肢运动,并且当义工来服务大众。

现年57岁的曾广标已经不再冲锋陷阵。直到2003年,他隶属于香港警察机动部队,负责设计训练课程。他更运用所学的医疗知识,向其他警务人员传道授业解惑,介绍如何处理枪伤。

图片 3

曾广标热爱运动,这个习惯在他受伤后仍然没有改变。他说“虽然我的右手不像以前那般灵活,但我仍可以做一些以腿部运动,比如踢足球。每天我都要跑步三十五分钟。”

他能够奇迹般的康复过来,家人的鼓励、同事及朋友的支持必不可少。

他说:“有些事我做起来很困难,当同事们知道时,他们会立刻过来帮助我。家人也时常给与我言语上的鼓励。哥哥还经常开车带我去医院求诊。”

回首往事,曾广标从来没有后悔加入特别任务连。他说:“加入飞虎队令我受益良多,无论是武器训练还是战术训练,这些技能在他处都是难以接触到的。最重要的是,我还结交了一批生死弟兄。”

图片 4

繁忙的工作过后,曾广标一直持之以恒的参加志愿者工作。除了在圣约翰急救队义务担任急救指导外,他还时常造访医院及老人院,鼓励那些患者积极面对人生。

“由于受伤的关系,我时常出入医院,住院的痛苦我是深有同感。因此,我经常探望那些骨科病房里的病人,同他们开怀畅谈,开解他们郁郁寡欢的心态。

曾广标的人生路上荆棘重重,但是每一次他都能顽强的克服困难,越挫越勇。他补充说:“有一首歌叫做《明天会更好》,一日的忧伤已经足够,不要把忧虑、痛苦带到明天,这样解决不了问题。同时,要多与家人、朋友及同事沟通和分担困难,在有需要时寻求专业意见。认清自己的能力,定下目标,向着目标前进。”

写在最后:译者也有一个朋友遭遇了类似的不幸事故,他有着投军报国的理想,却在部队中遭遇事故,在接受垂降训练时,安全锁断裂,他从三层楼高度摔下,伤势之严重不逊于曾督察。同时,他也像曾督察那样有不屈不挠的斗志,走在复健的路上。虽然他现在还没有痊愈,但我相信,他一定可以回到我们身边,就像那千千万万个有着坚韧意志的人一样,像曾督察一样,绝不屈服,从不言败:

不要温顺地走入那个良宵

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龙钟之年在日落时光也要燃烧并痛斥

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要咆哮

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!

图片 5

本文由正版香港马报免费资料发布于军民融合,转载请注明出处:香港警队曾广标督察

相关阅读